预约微信: 13773185477

文章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抑郁症 -> 象山,洛阳,长治,太原,沈阳,临汾,温岭看抑郁症的心理医生哪里好?白给抑郁症病人一千万能治好吗?

象山,洛阳,长治,太原,沈阳,临汾,温岭看抑郁症的心理医生哪里好?白给抑郁症病人一千万能治好吗?

知乎上看见这样一个话题:

“如果白给抑郁症患者一千万会治疗好他的抑郁症吗?”

在问题描述里,提问者发问:

不断的给抑郁症患者惊喜和开心的事情,会治愈抑郁症吗?

有人说会,说抑郁症患者大都是因为生活上的琐事患病,有了这么多钱,当然会有帮助。

有人说不会,抑郁症是病。

这种痛苦不是能靠精神或者物质可以转移的,说钱能缓解抑郁症的,本身就是对患者的一种误解。

会吗?谁也不能肯定或者否定,你问我,我连回答都无法回答。

但从这个问题中,我却读出了,原来还是有那么一大部分人,仍然对抑郁症存在误解。

今天,再次聊聊抑郁症。

这是我第三次写抑郁症的文章,希望对一部分人有所帮助。


对抑郁症患者来说,抑郁症的最可怕之处除了生理和心理病变的双重折磨之外,还有一件更可怕的事情。

就是那些怀着浅薄知识和来挖苦揣测抑郁症患者的普通人。

有读者深夜和我谈心。

一个小女孩,家在数不清几线的小县城里,今年读大三,中度抑郁。

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患上了抑郁症这种只听过没见过的病。

起初心情不好,连续很久失眠,她全没当回事,因为每天糟心抑郁的小事多了去了,年轻人,啥事睡一觉过不去?

但她发现这种症状长时间没有好转之后,她开始重视起来了。

早起跑步,合理饮食,早睡早起,坚持了一段时间后,她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越来越严重。

她上课注意力几乎集中不起来,对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兴趣,直到某天她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后,她才去医院,挂了精神科。

检查结果当天就出来了,中度抑郁。

大夫留了医嘱,开了药,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真的患了抑郁症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经常在宿舍里整晚睡不着,坐在那里发呆,眼泪就跟自来水一样,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
她说我难过吗?我一点也不难过啊,我就是感觉这个世界怎么这样啊?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

我为什么要睡觉,为什么要吃饭,为什么会淌眼泪?这些事情,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啊。

我不难过,只是我感觉不到快乐。

读者问我,你知道《哈利波特》里面的摄魂怪吗?破烂的斗篷,结痂的手掌,能把人的快乐记忆全部吸走。

当人感受不到快乐的时候,就和死没什么区别了。

她犹豫了很久,终于在她在手腕上留下四道疤后,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。

读者说,虽然自己今年才20岁,但父母是老来得子,如今两个人已经60多岁,过了花甲之年。

老一辈子的人,对这种听起来就摸不着头脑的疾病,一是不信任,二是不重视。

当她说完自己得了抑郁症之后,父母的第一个反应,是来摸她的额头。

“你说这孩子好好的,哪像个生病的样啊。”

如所有被质疑的抑郁症患者一样,她在父母那里,也听见了这个问题。

她说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,解释不通的,也觉得解释没有意义,她只能做到按时吃药,间歇性的用刀让自己感受痛觉。

她说自己曾恶毒的想过,真的想让那些人体会一下抑郁症的感觉,然后再让他们说一说,这算不算病。

父母两个人倒是没觉得孩子是作,只是觉得,这是心病。

不开心了,买点吃的,多给点生活费会不会好一点?读者说,这种事情只能在父母身上寻求帮助,但让她绝望的是,没用。

整个晚上,我都在听她讲,每隔一段时间,我会回复一句。

当她停止倾诉的时候,我不知道屏幕那头发生了什么,可能是睡着了,也可能是抑郁严重了。

我没说什么,没有说加油,没有说好好活下去,更没有体现出一丝丝同情,因为抑郁症患者最不需要的,就是同情。

看她很久没回话,我说你早点睡吧,我朋友最近吃的舒肝解郁胶囊,昨天我们一起打游戏,赢了三把。

过了两分钟,她说谢谢你听我啰嗦这么多,谢谢你。

我没回复,想如果她能早点睡,就睡吧。

讲真的,我最怕的就是那些对自己一知半解的事情妄加揣着与猜疑的人。

对于抑郁症患者,抑郁这两个字从来都不是玩笑。

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:抑郁症是病,不是一种心情。

最开始接触抑郁症的时候,我查阅了很多关于抑郁症的资料,也联系过了认识精神科大夫的朋友。

我知道抑郁症和遗传,性激素,细胞因子等基因有关,也知道可能和后天的情感和生活琐事有关。

但对于抑郁症,我始终谈不上了解二字。

能真正了解抑郁症的人,除了资深的专家,只有抑郁症患者本人。

但长时间的了解,也并不是一无所获,在我所了解的内容中,希望挑出一些对大家有用的消息。

我用词尽量精简通俗,方便大家阅读。

第一,自己得了抑郁症咋办?怎么确定?

一般人的做法,去百度测试题,看答案,然后给自己确诊。

很不建议,比起做测试题,我更希望大家找点相关的资料看一看,大概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。

如果与症状高度重合,去医院挂号,看医生,别憋着。

然后吃药,复查。

别不好意思,医生不会瞧不起任何一位患者,啥病都是可以治的。

第二,别人有了抑郁症咋办?

可能你如我一样,自己没有抑郁症,但身边不乏抑郁症患者,朋友,亲人,你眼见她们活在煎熬中,你能做什么?

首先,你能做的,就是让身边的人抛开对抑郁症的偏见,让他们知道这是病,不是矫情。

其次,就是告诉他们,啥话能说,啥话不能说。

抑郁症患者需要的是无声的理解与陪伴,而不是戏谑的玩笑与猜疑。

常见几个听起来就想给你一巴掌的话有:

“你看你天天笑呵呵的,咋能说自己有病呢?”

“我瞅你今天乐呵不少,你根本没病吧?”

“你就是太玻璃心了,哪有那么多病,我年轻时候遇到事比你多了去了”

“孩子,你可千万不能自杀啊,你父母把你拉扯这么大不容易啊”

“多和人聊聊天,跑跑步,你这病就是憋出来的。”

诚然,在一些人眼里,这些都是好话,但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帮助他们的话,这些话,一定别说。

另外,如果还想进一步帮助他们的话,可以多看看书,吃什么药,不能做什么,很多事情,我一个人是说不来的。

当然,如果你觉得看书太难懂,那些话你也绝对不会说,静静的陪着他们,也有一定的帮助。

不想写多有深意的结尾,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做出了很大的努力,在抑郁症这一块,我知道的还是太少。

但如同人贩子选题一样,我会隔一段时间说一说。

能帮一个,是一个。


为了让您在家享受到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,随时解决心理困惑,飞米粒心理推出了心理健康/婚姻亲子顾 问年卡,500元/年,无限次在线提问、数十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在线解答、数十门心理课程免费听。详情 加微信 13773185477 了解。
咨询师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