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咨询预约微信: dinterxu

文章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心理专业 -> 陈海贤老师新书分享:你的思维可能是关系的产物

陈海贤老师新书分享:你的思维可能是关系的产物

《了不起的我》这本书,脱胎于我在得到开设的“自我发展心理学”课程,出版一年,豆瓣评分8.8分,销售已超20万册。这本书从行为、思维、关系、瓶颈期和人生地图这五个不同的层面,阐述了自我发展的道路。很多读者表达过对这本书的喜欢,说这本书背后的思维方式非常新颖,帮他们打开了认识和突破自我的新视角。也许他们并不知道,本书背后的思维方式,来自我作为一个家庭治疗师,对系统和关系的理解。

对于一个家庭治疗师而言,个体的行为与思维,和他所处的关系的背景是分不开的。这对大众却仍然是一个新鲜的视角。

让我来举个例子。

有个叫小王的年轻人,从上海的一个名牌大学毕业,回到家乡县城工作,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,已经三年了。他希望自己能够更好地利用课余时间,学习更多东西、看更多的书,让自己生活得更积极一些。为此他买了很多书,还办了一张健身卡。每天回家,他都对自己说:“今天我要好好学习!”可回家以后,他就开始刷网页、看朋友圈、看电视、打游戏。最后伴着自责和悔恨,一天过去了。他想改变,可是,怎么改变呢?

这个例子很常见,从行为的角度出发,你可能会认为这是常见的自控力和拖延症问题。小王需要的是增强自控力,建立新习惯。这种看法当然是对的。

如果再深入一点看,你会发现,阻碍小王的不仅仅是行为,还有他的思维方式。

小王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,他很害怕挑战。他是单位里仅有的名牌大学生。他刚到单位的时候,同事们都觉得他从上海的名牌大学毕业,一定有过人之处。可是小王很心虚,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,更怕别人看穿。周围人越是有这样的期待,他越是缩手缩脚。他很少在单位的会议里发言,尤其有领导在的时候。他觉得自己应该努力,却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在努力。同时他觉得,自己就算努力了也没什么用。毕竟小地方的事业单位,要想抓住什么好的机会都需要靠关系,自己却不会搞人际关系。

从这一段的描述里,你可以看到僵固型思维、应该思维和绝对化思维的影子。于是,行为的问题变成了思维的问题。

如果把视角再拉大一点,你又会有别的发现。

小王的僵固型思维跟妈妈对他的过度保护有关。从小妈妈就很宠他,生怕他受一点儿挫折,连工作都是妈妈帮他找的。从上海回到小县城,他一直很不甘心,所以才想学习。可是他知道,就算他真的有勇气去上海,妈妈也不会同意。

小王的妈妈很容易焦虑,她总觉得,相比于事业的成功,一家人的团聚才更重要。小王每次跟妈妈说起想去上海的事,妈妈就会沉默。有时候她会说:“好的,那你去吧!”可是小王知道,她心里是不高兴的。甚至有一次说起这事,妈妈还掉了眼泪。所以每次小王拿起书准备学习的时候,妈妈的眼泪就会浮现在眼前,让他心烦意乱。他只好停下来,刷刷网页打打游戏,好让这些烦心事过去。

如果这么看,行为和思维的问题又变成了小王和妈妈之间如何纠缠的问题。也许你会想,这个妈妈怎么控制欲这么强?这个儿子怎么这么懦弱?



可是如果把镜头再拉远一些,你会发现别的东西。

原来,小王的爸爸妈妈关系非常不好,两个人经常吵架,甚至动过离婚的念头。小王妈妈一直和小王相依为命。现在他回家了,而爸爸妈妈唯一能交流的话题就是他这个儿子。妈妈经常对小王说:“如果不是为了你,我早和你爸爸离婚了。”小王也担心,如果自己真的离开这个家,爸爸妈妈的日子是不是还过得下去,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,妈妈要怎么活。毕竟他在上海读书那几年,父母两个人都不会在家一起吃饭。只有他回家了,这个家才有了一点儿温暖和生机。

于是,故事从拖延症这样的行为问题变成了防御型思维的问题,接着从思维的问题变成了妈妈和儿子纠缠的关系问题,又从妈妈和儿子的纠缠变成了整个家庭系统的问题。

这个视角可以再扩大,故事可以扩大到容纳妈妈和爸爸各自的原生家庭,变成生生不息的家族史,而这个家族史又是镶嵌在特定的时代和社会背景下面。

那么,小王看不进去书究竟是为什么呢?你还能有一个简单、确定的答案吗?

当我们从个体的角度来思考自我时,我们会假设存在一个稳定的、独立于他人的自我,这个自我决定我们的想法和行为。相应地,想法和行为背后隐藏的是我们的个性,而个性决定了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会怎么想、怎么做。如果我们作出自己不想要的行为,那一定是这个“自我”有问题,比如意志不坚定、情绪不稳定,甚至有心理问题。

但是,如果我们用关系的视角来思考,就会发现,关系对自我的影响远比“背景”要复杂和有力量得多。我们的行为和思维,很多就是在关系中被塑造的,就是适应关系的产物。有时候,不是个性,而是我们所处的关系,决定了我们的想法和行为。如果我们表现出自己不想要的行为,那不是我们个人的问题,而是我们所处的关系出现了问题。

这时候,关系就是自我。

从关系的视角思考,会拓展我们对行为和思维问题的理解。

在本书的第一章,我曾写过“改变的本质是用新经验代替旧经验”。什么是人最重要的经验呢?

是我们在人际交往中的经验。比如,我委屈的时候,父母是安慰我“别哭,别哭,没关系”,还是斥责我“哭什么哭,别这么软弱”;我跟爱人说我做了个噩梦时,她是说“是嘛,什么噩梦啊”,还是说“噩梦有什么好担心的,又不是真的”。这些“重要他人”的反应,变成了我们最重要的人生经验,影响着我们对世界和他人的看法,决定着我们会怎么在人际关系中回应和表达需要。

我也写过,“心理舒适区不是熟悉的环境,而是我们熟悉的应对方式”。可是这些熟悉的应对方式是怎么来的呢?

它最初被发展出来,就是用来应对关系中的种种难题的。一个自卑的、善于自我谴责的孩子,很可能不是天生内向,而是他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父母的矛盾和冲突,发展出的一种应对策略:如果我做得好一些,也许父母就不会有这样的冲突和矛盾了。而这种自我谴责,就是他在无法控制的矛盾和冲突中获得控制感的方式,变成了他的心理舒适区。

在书的第二章,我写过三种常见的,阻碍自我发展的思维模式:僵固型思维、应该思维和绝对化思维。如果用关系的视角重新理解思维的发展,你会发现,僵固型思维的背后,隐藏着这样的关系:我觉得你有资格评价我,而我很在意你的意见。因此我要小心,不能让你看到我不行,以免你对我失望。这种评价的声音最开始来自某个重要他人,慢慢地泛化成所有人,最终变成自己对自己的声音,并变成一种思维习惯。

对他人的应该思维的背后,隐藏着这样的关系:你不符合我的期待,可我又放不下对你的期待。我没法改变自己,所以想通过指责和抱怨来改变你。妻子对丈夫说“你应该多做家务”,妈妈对儿子说“你应该乖一点”,老板抱怨员工“你怎么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不会”……说的都是这样一种关系。

对自我的应该思维,背后隐藏着这样的关系:我在关系中屈从于你的影响,但我并不真的认同你,只好扭曲自己的感觉来与你保持一致,以回避冲突和矛盾。

绝对化思维的背后则隐藏着这样的关系:我需要给你一个标签,也需要给自己一个标签,好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可控一些。

我有一个朋友,是个不错的投资人。她做过很多事,可是对所有的事,都习惯浅尝辄止,一遇到困难,就想着赶快结束,重新开始。她想改变,却不知道该如何改。在被问到为什么有这样的习惯时,她说:“可能受我爸爸的影响。我小时候非常叛逆,尤其是对我爸爸。他自己一辈子只做了一件工作,也经常教导我要专心。可是每次听到他说这话我都很烦,他说什么,我偏不听他的。我不想跟他一样,一辈子只做一个工作,觉得那是一种失败。慢慢就养成了这种浅尝辄止的做事习惯。”

我问她:“现在你跟爸爸的关系好了吗?”

她说:“并没有,有时候我们一说话,还是有很多别扭。”

我就跟她说:“去跟你爸谈谈吧。对你来说,改变你的习惯,和与你爸爸的和解,其实是一回事。”

习惯会变成关系里反抗的工具,所以有时候,改变我们的习惯,和改变一种关系,是同时发生的。这就是家庭治疗教给我的道理。

咨询师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